【专访】经理人》创新人物

【专访】经理人》创新人物

2019/02/20 海陆家赫

用量预警系统比客户更清楚库存量

海陆家赫总经理曾焕龙笑着说,我爸公司的名字叫做「海陆」,我的才是「家赫」。 海陆最初是卖机油、柴油,直到1980年代,台湾制造业崛起,才开始做切削油,解决工具机在加工零件的过程中,过热会导致变形或刀具磨损的问题。

2008年,曾焕龙的爸爸叫他回家接班,但他认为,直接接班一定会在父亲底下工作,没有放手尝试的空间,就提议自己去闯闯看中南部市场,才成立了家赫公司。 等到家赫做出成绩后,他才接手海陆,最后在2015年合并成「海陆家赫」。

接班4年,海陆家赫营收相比一开始的7000万,成长540%,接近4亿元。 2012年,鸿准、可成等苹果(Apple)手机壳供应商,遇到一个难题。 当时的苹果手机壳换上新材质铝镁合金,铝含量很高。 以当时切削液的油水比例,在制作过程中容易氧化产生黑点。 曾焕龙知道,问题出在切削液,就主动写信给日本3大油品之一的松村公司,共同开发特殊切削油,最后成功解决问题,后来还开发出航太、医疗用油品,从此踏入特殊材质切削油市场,例如制作医疗骨钉专用的油品。

海陸家赫總經理-曾煥龍,有效運用預警系統減少急單率海陸家赫背後的數位團隊,由總經理曾煥龍領軍後,營收翻4倍。

研发废水处理器,解决同业痛点

然而,切削油市场有4万家以上的厂商,市场分割零碎,各家客户关系稳定,也就是说,即使开发出新产品,也不太可能有爆发性成长。 曾焕龙几经思索,决定以切削油为原点,先解决自己的问题,再把解决方案卖给同业。 在切削油产业,除了油品销售,还需要提供处理废弃物的售后服务。 因为切削油在机械加工后,会产生废弃物,最环保的处理方式,是透过水处理设备,将污染油和水分离,但成本最高,每公斤成本要15∼20元;第二种是以焚烧的方式处理,虽然符合现行法规,但在环保法令日趋严格的情况下,迟早会被淘汰,成本约每公斤4∼6元。 因此曾焕龙研发废水处理器,使每公斤的成本降低到10元以下,内部试验成功后,再把服务卖给同业,这个产品推行的第一年就带来6000万元的营收,之后每年也成长15∼20%

导入用量预警系统,优化销售与物流

为了让海陆家赫跟上时代,他组建策略小组,每周开一次会,检讨既有流程该如何优化。 举例来说,2016年的公司目标是「改善客户关系」,像是库存预测,所以决定导入Salesforce客户关系管理系统,现在就能清楚知道1000万销售额,是由什么商品各卖了多少货组成。 到2017年,曾焕龙的目标是解决急单多、库存高等内部管理问题。 正常的流程,业务接单后跑行政流程转到物流,物流排完单之后,车队出车送货。

如果客户发现没油,打一通电话给业务说:「我们很急,机台要停了!」业务很困扰,但也只能催行政、行政再去拜托物流,让物流重排行程,改车队路线。 这种急单怪业务也没用,必须从源头解决。 海陆家赫的油桶,都有一个油抽(汲取油的工具),客户往往等到要用油的时候,拉起来看发现没油,才打电话到海陆家赫催货。

后来,曾焕龙在油桶上加装感应器,连结到公司系统,快见底时会出现用量预警。 现在,每周一早上,销售团队会拿到已经预警,和快要预警的客户清单,他们可以提早请客户下订,这不只提升了销售,还降低了库存。 2018年,营收成长18%,库存降低40%。 松村公司甚至来电询问,这个系统能不能卖给松村,让其他海外经销商也能运用。

虽然Salesforce和油品预警系统都运作良好,但他们各自为独立系统,对曾焕龙来说仍不够完美,因为他认为公司本来就是一个系统,工作方法和组织结构要先想清楚,有一贯的逻辑,软体只是辅助你的想法落地。 于是,他跟Salesforce的顾问讨论,可不可以让油品预警系统和Salesforce连动,顾问一开始还认为行不通,但曾焕龙认为,营运逻辑是通的,系统应该能配合才对,最后成功将感应器侦测到的讯号,例如油量亮红灯,转换成系统的商业语言,如「客户油品已到预警线」,使系统更适合公司的营运方式。

曾焕龙说,「导入系统,是系统要配合组织流程变化,而非改变组织流程以吻合系统。」也是因为他把营运逻辑想好,才导入系统,最后连Salesforce都上门,请曾焕龙为他们客户做经验分享。

采访. 撰文/高士闵编辑/张玉琦摄影/贺大新

新闻稿